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七章 龙的消息
    听到高文的话,维多利亚微微点了点头,而旁边的柏德文大公则一挑眉毛:“我需要回避么?”

    “无所谓,”高文随手从旁边经过的侍从托盘上取过一杯红酒,转回头看向维多利亚,“是关于龙的。”

    “那确实只是个谣言,”维多利亚淡淡地说道,如北地的风一般清冷,如果是不了解她的人,恐怕甚至会觉得她难以接近,“我已经派人调查过,那一日除了一个醉鬼之外,没有任何人看到所谓巨龙的身影。”

    “我不是说那一次,而是北方这数百年里,”高文看着这位女公爵的眼睛,“从我死后至今,北地有多少关于巨龙的流言?”

    维多利亚的眉毛微微上扬了一下,而旁边的柏德文大公则好奇地看了她一眼:“这么一说的话……所谓‘巨龙出没’的故事好像确实是你们北方的‘特产’?”

    “北方地区确实偶尔会有关于巨龙的故事流传,甚至还有一些崇拜巨龙的小团体在活动,但那基本上都是山地之民的迷信而已,”维多利亚摇了摇头,“北方多山,山岭间常有风雪,山地人把那些风雪视作龙的吼叫,而且北方与圣龙公国接壤,那个国家的人自诩为巨龙后裔,并将龙作为官方的公开信仰,山地人受他们影响很多,自然也就难免会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故事流传出来——但实际上维尔德家族在北方住了七百年,到现在也没真正见过一头龙出现在天上,那些故事子虚乌有罢了。”

    “但现在却有一头真正的龙出现了,就在我眼前飞过去的。”高文淡淡地说道。

    “如果真的有龙,我会第一时间通知您,”维多利亚淡淡地说道,而且似乎微笑了一下,“刚才我还以为您要邀请我跳一支舞。”

    “我还是算了——不擅长这个,而且这都七百年过去,我也不知道现代的舞是什么模样,”高文笑着摇头,并摆摆手,“你们忙自己的吧,在这儿陪着我这个七百年历史的活化石聊天可不舒服,我自己看看就好。”

    两位公爵的表情同时有点发僵(维多利亚是一直很僵),一般这句话都是他们在聚会中说给别的小辈或者小贵族听的,这算是多年来第一次有人说给自己听,简直有种恍若回到童年的感觉……

    偏偏还无法反驳……

    看着两位当代公爵离开,高文心中则微微叹了口气。

    果然没这么容易——刚才会议中听到北境公爵提起巨龙出没的流言,他还以为这是一条重要线索来着。

    龙离开这片大陆已经太久了,久远到近千年都没有切实的巨龙目击事件被记录下来,久远到那些强大的生物对大陆上的绝大部分智慧种族而言已经近乎神话,但对于在天上挂过很多万年的高文而言,巨龙并不陌生。

    在目击到巨龙之后,他整理过自己脑海中的记忆,并统计了所有有巨龙出现的画面,而在将其浏览过一遍之后,他发现基本上所有的龙都是从北方而来。

    不管中间的时间跨度是千年还是万年,不管来到大陆上的龙是一头还是一群,他们都是先越过北方的群山,然后进入大陆腹地的,而且每次巨龙出没,他们都似乎有着明确的目的——他们会笔直地奔向大陆深处,在搞了一些事情之后便迅速离开,全然没有游山玩水的意思。

    只可惜高文在天上时的视角有限,只能看到部分大陆和南部地区的少量海岸线,他甚至不确定这片大陆最北方究竟可以蔓延到什么地方,因此也无从猜测那些巨龙到底是来自北方群山屏障的背后,还是来自更遥远的大海对面的另一块大陆。

    只不过他有一种感觉——巨龙是一定还会再次出现的。

    高文一行没有在王都停留太久,第三日便启程离开。

    国王所承诺的那些援助还需要些时日才能筹措到位:粮食物资不能走陆路,否则路上人吃马嚼便会消耗一半,通过河运的话则要等到半月后圣灵平原上的多尔贡河水位上涨才行;一百人的工匠和学徒队伍也需要时间来组建,主要是得等各个协会把他们内部那些不合群的没势力的受挤兑的得罪了人的倒霉蛋们都推举出来,然后选其中最倒霉的前百名登记造册,这也是个比较消耗时间的过程,能保证这些人在粮食装船之前启程就已经是神速了。

    高文可等不起这些,他终于得到了他想要的开拓权,脑海中又有一大堆的计划等着实施,于是在拿到国王提供的一大堆文件之后,便迫不及待地离开了王都。

    来的时候慢慢悠悠,一路转悠,回去的时候却快马加鞭,恨不能直接飞回去,这时候高文就由衷地羡慕起曾经看过的很多奇幻里的“传送法术”来,如果有传送术该多好,直接开个门就到家了,哪用得着这么折腾?

    只可惜在这片洛伦大陆上,法术虽然存在,却没有便利到故事里那种地步,各个种族对魔法的利用基本上还停留在搓个大火球砸人或者压缩一块奥术能量糊脸的程度。像是传送术、空间储存术之类的魔法并不是没有记录,但基本上都近乎于传说——比如传说中那些早已消失在历史长河里的原初精灵就掌握着空间传送的技术,也有人说龙语魔法——世间诸多法术之源——便有空间系的描述……

    可惜谁都没见过真的。

    而在另一边,北境公爵维多利亚·维尔德此刻已经回到了她位于北方领地的城堡——凛冬堡内。

    镇守王国四境的公爵不可长时间离开自己的领地,北方虽然局势比东方稳定,却也不能没有人主持大局,所以维多利亚·维尔德在结束了与高文·塞西尔的第一次会面之后便立刻启程离开了白银堡,并乘坐速度最快的狮鹫先行返回了自己的领地。

    将厚实又保暖的银狐披风随手扔给仆人,维多利亚快步走向城堡深处。

    她在自己的办公室中坐下,一个黑发黑瞳,容貌普通的女人走上前,将一杯热茶放在她的桌上,随后来到她身后技巧娴熟地捏着女公爵的肩膀。

    “您看上去很疲惫。”那个女人开口了,嗓音低沉,令人安心。

    “开国大公真的复活了,那个传说中的高文·塞西尔,”维多利亚低声说道,“容貌一模一样,开拓者之剑也一模一样,我大着胆子用了侦测谎言的魔法,他所说的事情竟也都是真的。”

    看似女仆的女人却开口反驳着维多利亚:“高明的骗术师可以躲过侦测谎言,而且即便魔法生效,它也不一定总那么可靠——奇术总有个几率问题,你不能太依赖它。”

    维多利亚摇了摇头:“玛姬,我还有我的直觉。”

    “直觉么……”被称作玛姬的女人沉吟了一下,“那你打算怎么做?”

    “那位复活过来的大英雄似乎无意于介入王国如今的权力体系,他只是要走了他的永久开拓权,”维多利亚表情淡然地说着自己的王都经历,“令我在意的是他对国王的态度——我原以为那位开国公爵会极端重视摩恩家族的正统血脉,甚至会在这个问题上与如今的王室针锋相对,但他竟公开承认了弗朗西斯二世作为开国先君子嗣的身份……这让我始料未及。”

    “他们应当是私下进行了接触,”玛姬按摩的动作停了一下,“你大意了。”

    “大意了,”维多利亚皱着眉,“而如今,那位国王陛下恐怕更不容易控制……”

    “难道你要……”

    “不,”维多利亚摇了摇头,“维尔德家族要的是安苏永盛,不是权力。”

    “所以你不打算采取什么行动,”玛姬继续着按摩,“你太过柔和。”

    “我不喜欢父辈的行事方式,已经不适合如今这个时代了。”维多利亚一边说着,视线一边不由自主地抬起,看向房间对面的那面墙。

    在那面墙上,悬挂着维尔德家的家族徽记,以及五幅肖像——分别是开国先君查理一世以及四位开拓骑士的画像——这些肖像可以说是安苏各个贵族家中的标配。

    维尔德家族的先祖肖像旁边就是高文·塞西尔的画像,那位身穿铠甲,手持开拓者之剑的威武男人以沧桑的眼神看着远方,仿佛那视线能穿透时空,看到久远的未来一般——这个联想让维多利亚忍不住想到了对方那时隔七百年的复活,于是忍不住微微一颤。

    “维姬?”玛姬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把塞西尔大公的画像收起来吧,”维多利亚·维尔德淡淡地说道,“再挂这不合适。”

    “收起来?可以么?”

    “……他亲口跟我说的,说是不习惯在自己还活着的时候被人挂在墙上,”维多利亚的声音中更多了一丝疲惫,“他是长辈,还是先祖的好友,他的话我总不能不听。”

    “好吧。”玛姬无奈地点点头,走向对面准备收起那画像。

    这时候维多利亚又开口道:“对了,玛姬,你是山地人吧?”

    “是的。”

    “那你知道……龙的故事么?你对他们怎么看?”

    黑发黑瞳的女人背对着维多利亚,她略微沉默了一下,摇着头:“只是些无聊的传说罢了。”

    “但真的有一头龙出现在南方的塞西尔领。”

    “是么?”玛姬伸手摘下高文·塞西尔的画像,“那多半不是什么好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