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四章 农奴与自由民
    高文站在石头上,看着下面那一张张麻木与畏缩的面孔,深深吸了一口气。

    民众并不愚昧,但这不意味着他们就不无知。

    愚昧是带着偏见与鄙夷所做出的论断,然而无知——它只是在陈述事实。

    这个时代的平民与农奴阶级就是无知的,社会结构决定了他们几乎没有获取知识增长见闻的渠道,沉重的生活成本也让他们根本没有精力去关注除求生以外的东西,而长久在这种情况下生存,他们才会显得不去思考,才会有了“愚昧”的假象。但实际上,他们是会思考的,只是无知让他们难以理解那些和生活太过遥远的东西而已。

    所以不能和他们讲那些假大空的东西,不能跟他们谈理想,谈未来,谈领地的展望和生产力发展的逻辑关系,一旦说这些,他们就会立刻把这些听上去就“高高在上”的概念划归到“领主那边”去,并和自己划清界限,因此最好的办法,就是和他们说一些与他们生活有关的东西。

    “塞西尔领的子民们,”高文高声说道,“你们应该都知道我是谁——因此你们也应该知道,我才是如今这片领地上最有话语权的人,我说的话可以代表塞西尔的法律,这些法律会为你们提供保护,也是你们必须服从的东西。

    “我们正在开拓新的领地,也就需要一些新的规矩,所以我在这里宣布三件事:

    “第一,由于旧领地已经毁灭,一切过往财富都被清零,因此我以塞西尔家族先祖的名义宣布,领内所有涉及到领主的债务一笔勾销——不管欠债的是自由民还是农奴,从今日起,都不再承担任何对领主的债务。

    下面的人群略有些骚动,但骚动并不明显,因为虽然这个年代的平民和农奴都多多少少会欠领主的债,但在领地重头建设的今日,每个人都没了偿还债务的能力,根据瑞贝卡领主以前的仁慈,他们早已猜到会免债了。

    高文又接着说道:“第二,领地上所有农奴都有机会成为自由民——领主将颁布一系列的任务,比如建筑房屋,修建道路,开掘矿山,参加军队。所有这些任务都会有对应的计分方式,只要严格按照要求完成了对应的工作,就能积累贡献,达到标准之后,农奴就可以成为自由民。而已经是自由民的,在完成这些工作之后则可以得到对应的酬金。具体的计算酬劳的方式我会在近期公布,我可以向你们保证,任何一个勤劳又可靠的农奴只要努力工作两三年,就可以成为自由民,而一个自由民只要踏实工作五六年,就可以得到属于自己的房屋!”

    这一次,下面的骚动彻底变成了压抑不住的讨论。

    农奴成为自由民——这在这个年代本身就是一件相当挑战常规的事情。虽然安苏的王国法律并没有严格禁止农奴成为自由民的条例,而且各地贵族的领地法律中也没有这方面的明确规定,但事实上,几乎不会有哪个贵族会随便让自己的农奴获得自由——对他们而言,农奴意味着廉价,意味着可以随便榨干他们身上最后一滴血都不用有任何负担,那些只知道不断提高赋税和劳动时间来搜刮财富的贵族是压根想不到让农奴获得自由有什么好处的。

    瑞贝卡当初提出让农奴通过参军的方式获得自由时也引起了一番骚动,但这次高文显然更进了一大步。

    而至于参加工作获得报酬,甚至获得房屋……很多本身就是自由之身的平民是几乎不信的。

    给领主干活还有钱拿?谁信啊!

    高文没有给他们继续讨论的时间,而是接着说出了第三条:

    “第三,今天要搭的帐篷和栅栏,还有营地里的排水沟,就是领主在新律法中给你们的第一个任务——我已经让人记录了你们每个人所应负责的范围,只有严格按照我的要求完工的人才算完成工作。另外,作为认真工作的激励,前十个完成工作的人,可以吃肉。”

    说完这句话,高文也不管下面的反应如何,直接跳下石头回到了赫蒂和瑞贝卡所在的地方。

    而那些聚集起来的平民和农奴则在愣了片刻之后,突然呼喊着冲向了看上去已经完工的营地——他们要去重新加固那些松动的绳索和钉子,以及把栅栏深深地打进地里去!

    对于他们而言,高文提到的那些计算贡献、计分标准之类的东西仍然太过艰深了,而且他们也不大相信负责监工的士兵和骑士老爷真的会认认真真帮助他们计算工作量,但有一句话他们是能听懂的:晚上有肉吃!

    只有提前干完活,而且还得认真干完活的人才能有肉吃!

    就如高文所想的那样——唯独关乎切身利益的时候,人才会被激发出最大的动力来。

    看着那些一窝蜂跑开的平民和农奴,赫蒂感觉还有点发蒙,直到高文站在面前她才反应过来,带着点不可置信地问道:“先祖……您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高文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具体指哪条?”

    “……就是农奴通过做工变成自由民的部分,”赫蒂皱着眉说道,“当然,我不反对这个,因为瑞贝卡之前就颁布了农奴参军晋升的法令,但您说连盖房子修路这样的事情都可以算是贡献,而且只需要干两三年就能变成自由民……这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高文看着对方,“你觉得有哪不妥?”

    “如果这么容易就可以变成自由民,那恐怕用不了多久,领地上所有的农奴就都是平民了,”赫蒂一脸懵逼,“平民的孩子也是平民,难道以后塞西尔领将是一个没有农奴的地方?”

    高文继续看着她,脸上的笑意不变:“没有农奴有不妥么?”

    从自己源自阶级的思维习惯和世界观出发,赫蒂本能地觉得有哪不对,但从她那远超同期贵族的见识和思想出发,她却又觉得即便没有了农奴,似乎也没什么不对,于是一下子陷入了矛盾之中。

    倒是瑞贝卡在皱着眉想了一下之后说道:“其实我觉得……农奴制度到今天已经没那么必要了,真没了也没什么不好的。”

    高文有点意外地看着这个一向头铁的后裔,点点头:“继续说。”

    “农奴是劳动力,劳动力的目的是提供劳力,但如果让他们变成自由民反而能获得更多的劳力,那为什么还非要保留‘农奴’这个概念呢?”瑞贝卡挠了挠头发,“父亲当年跟我说过,不让农奴获得自由的主要原因是一旦他们自由了,没有鞭子抽了,他们就会立刻变懒,不再干活,可是我觉得鞭子不一定是最好的……”

    高文赞许地看着她,第一次得到老祖宗鼓励的瑞贝卡胆子顿时大起来,流利地说道:“而且我还注意到,如果让一个农奴去干活,他们总会想办法偷懒,但如果让两个农奴去干同样的工作,并且告诉他们先干完就能多领一块面包,他们一下子就能完成三四个人的工作量——价值远超过那一块面包……所以当时我就在想,让他们不犯懒不一定非要用鞭子,用别的办法说不定会更好。”

    “这已经是很不错的启蒙了。”高文忍不住笑起来,这是相当浅显易懂的事情,但这个年代却几乎没有人会去关注这方面——事实上贵族们压根就不会去观察自己治下的农奴甚至平民是怎么工作的,也没有统计工作效率的概念,用鞭子抽打和派士兵监督就是他们统治技巧的终极体现,瑞贝卡这样的……

    只能说这个穷酸的乡下子爵小姐平常真的很闲。

    也多亏了很闲,她才能想到这些。

    只不过她也只能根据自己的观察来想到这些浅层的事情,而事实上高文很清楚,奴隶制的出现和废除不光是一个“鞭子和面包”的问题,更深层的原因还是生产力是否足够,社会是否真的到了需要改变的那一步。

    通过这一段时间的观察,他认为最起码在自己视线所及的范围内,农奴制度已经不再匹配这个世界的生产力——大量人口被堆积在重复而低效率的低端工作中,依靠人口数量用最低的效率产出各种物资来供养上层社会,而且这些人还永无上升渠道。明明那些掌握魔法的上层人已经进入了在城堡里看着烟花听音乐,照明都用日光灯(魔晶石)的阶段,下面的平民却过的不比原始人强多少,整个社会都近乎畸形。

    在地球,这时早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革,然而在这里,超自然力量的存在却阻止了这个过程。

    因为一百个拿着草叉的平民也打不过一个低阶的法师或骑士,哪怕他们悍不畏死的同时数量再增加一倍也不可能。

    或许这个世界继续发展下去迟早有一天会打破这种僵局,然而高文却不打算等了,他必须提前改变这一切,然后开始自己的大发展计划。

    因为他有一种感觉——魔潮,恐怕真的要来了。

    当年全盛时期的刚铎帝国也扛不住魔潮,如今各方面都倒退到中世纪蒙昧状态的大陆各国,用脸去扛么?

    而且即便不考虑魔潮的问题,高文也有别的在意的东西。

    天上那些不知底细的“眼睛”。

    一个中世纪的落后世界是难以挣脱重力的,被重力扼住了脖子,那就连抬头望天的资格都没有,更别提研究群星中的那些秘密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