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章 大部队
    在做了更多测试之后,高文认为已经不需要继续验证下去了。

    瑞贝卡无法和水晶建立联系。

    他又让琥珀过来试了试,结果同样不行。

    看来除了自己之外,别人哪怕接触了水晶也无法和高空的神秘监测站取得联系,那么七百年前的高文·塞西尔留下这个水晶又是为了什么?

    高文认为这似乎只有两个答案,要么,七百年前的高文·塞西尔是特殊的,他有特殊的办法可以利用这些水晶,要么……这些水晶就不是高文·塞西尔自己用的,而是留给七百年后的他……

    第二个答案尤为令人毛骨悚然。

    “祖先大人……”瑞贝卡有点惴惴不安地看着眼前的老祖宗,刚才经历了一番稀里糊涂的测试,虽然不知道测试的目的是什么,但她还是能很明显地意识到测试失败了,这让她觉得自己恐怕又让老祖宗失望了一回,“是不是我的天赋太差所以……”

    “不,不是你的原因,刚才琥珀不也试了试么,”高文压下心中的种种思绪,宽慰着这姑娘,“这水晶本身就不是给普通人用的,我刚才也就是心血来潮找你试试而已。对了,说说你在外面勘察的结果吧。”

    提到这个话题,瑞贝卡心情果然立刻好转起来:“对对,我刚才正要说这个呢!祖先大人您是一开始就知道这里的土地已经净化了么?我按着您给出的范围找过去,发现都是没有污染的土地,而且地形也开阔平坦,取水也方便,同行的农夫说这是最适宜开荒的地方……”

    高文对这个答案并不意外,他当然知道这里的情况。

    至少十年前,这一区域的污染就消退了——只不过王国中的人都不知道这一点而已。

    魔潮在黑暗山脉一带的影响究竟是何时消退尚不可知,但至少在一百年前的时候这里仍然是污染区——当时尚未衰落的塞西尔家族所留下的开拓点记录可以证实这一点,也正是因为当时魔潮污染仍在,山中宝库才得以留存至今,否则摩恩家族说不定就把那些古代物资给取回去了;而等到塞西尔家族巨变、摩恩传承断绝之后,无人再知晓山中宝库的秘密,王国也彻底放弃了南境这个年年污染年年闹灾的烂摊子,魔潮的消退自然也就无人知晓。

    毕竟,“不洁之风”仍然会每年定期越过黑暗山脉吹来,哪怕土地中的污染已经消退了,有那些毒性尘暴存在,这里也仍然不是什么开拓的好地方。

    高文只能确定一点,在他脑海里所存储的俯视图中,十年前这里就已经没有污染了。

    距离这里最近的贵族领是莱斯利家族的坦桑镇,根据安苏法律,南部边境的大小贵族同时也肩负着监视刚铎污染区的责任,所以高文猜测那位安德鲁子爵应该多多少少知道魔潮影响力消退的情况,不过对于那位依靠矿山、日子滋润的传统贵族而言,这片暂时安定下来的土地大概仍然不值得投资,再加上这个年代的拓荒潮已经冷却,那位子爵先生恐怕也压根就没派人来看过这里的情况……

    高文点了点头,看向瑞贝卡:“目前能确定安全的土地范围就是我画出来的部分,更外面的污染应该也有所消退,但那要等到大部队到位之后再小心勘察,你先不要过去。”

    脑海中的清晰俯视图是十年前的,这十年间污染区应该还在进一步收缩,但具体收缩到了多少……鉴于目前卫星视图变成了个“魔力成像图”而且还没法调整,高文暂时也没法确定,所以只能这么安排。

    时间在继续流逝,经过赫蒂的努力宣扬以及领地中人一段时间的适应,新的工作制度终于展露成效,干活的人开始意识到劳动就意味着更好的配给,而那些尝试在新制度中钻漏洞偷奸耍滑的“聪明人”则意识到了比喝着菜汤看别人吃肉更痛苦的,是饿着肚子看别人喝菜汤——对于高文而言,那些拙劣的钻漏洞技巧实在算不上高明,而他所制定的惩罚也从来都不留情面。

    这是关乎所有人未来生存的问题,不可能有情面可讲。

    也因为新制度的生效,前哨营地的建设以惊人的速度完工,并且为后续大部队的到来做好了准备——在高文的规划下,营地周围的栅栏向南部和东部各扩展了数百米,大片空地留给后续的七百人以搭建营帐,并预留出了木匠、石匠、铁匠的工棚,以及堆放资材的新空间。他又下令在营地朝向河滩的地方用木头建造一个临时的小码头,并在码头附近就地建设一个锯木厂,以处理从西边森林砍伐点顺流而下的木料。

    当然,目前码头和锯木厂都还只是图纸上的规划——一百劳力实在有限,哪怕有赫蒂的魔法辅助,要建设营地也显得捉襟见肘,这时候高文真是发自肺腑的希望瑞贝卡能放个除了火球之外的法术……

    站在河滩边的高地上,高文看着远处正在完工的一座大型木板房——那是营地中少有的可以称作“房屋”的建筑之一,而且是很大的建筑。它和它周边的大片空地在接下来一段时间要作为临时的铁匠铺使用。虽然山中宝库有着很多熔炼成型的金属锭,但却难以在营地建设中派上用场:那大都是秘银、精金和紫铜、紫钢,高文心再宽也不可能把那些玩意儿熔了打钉子吧?

    东部的铁矿已经完成大致勘探,虽然还没到开掘成矿洞的时候,但取一些矿石回来验证一下品相还是可以的,现在第一批矿石已经开挖,等铁匠们把他们的炉子搭起来,塞西尔领也就算进入铁器时代了……

    真糟心。

    想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来的魔潮和天上的神秘监测站,再看看眼前这个进展缓慢的拓荒营地,高文忍不住摇头叹息起来。

    在旁边手搭凉棚不知道正看啥的瑞贝卡注意到高文的动静,扭头皱着眉看了他一眼:“你叹气干嘛?我就在这儿歇会也不行么?”

    “别总把我想那么坏好么,”高文无奈地看了她一眼,“我什么时候真的压榨过你了?”

    “跟你斗嘴有意思啊!”琥珀一脸理直气壮,“我头一次见着可以跟人斗嘴而且还不生气的大贵族,这感觉好新鲜的!”

    高文偏过头,没搭理她。

    然而琥珀却不打算放弃:“哎哎,你还没说呢,你叹气干嘛?”

    “太慢了,”高文摇着头,“实在是太慢了。”

    琥珀瞪大了眼睛:“你说他们干活的速度?这还慢?!”

    接着她夸张地挥舞着胳膊:“你还有没有良心啊!这些人是我这辈子见过的干活最快的农奴和民工了!昨天他们用了不到一天时间就把增设的栅栏墙全部完工,今天就开始盖铁匠铺——你知道这速度已经快的丧心病狂了好么?”

    随后她咕哝起来:“我之前看你给他们吃肉,还禁止鞭打刑罚,还以为你真是个好人来着……”

    高文瞥了她一眼:“我本来就是个好人,而且我也没怪罪这些人干活不力——我没瞎,看得出来他们并没偷懒,但整体而言……这座营地的建设速度赶不上我的规划是个事实。”

    “你那规划本来就不现实,”琥珀撇着嘴,紧接着有点狐疑地看着高文,“话说我之前就觉得不对了……你这两天显得怪怪的,总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还在纸上画了好多奇奇怪怪的玩意儿。尤其是今天上午,明明营地才刚起了个框子,你竟然都开始考虑建个瓮城了……你是在慌什么?”

    高文头也不回:“慌世界末日,慌天塌下来,慌天外来客行么?”

    “你就是不愿意承认,嘁,但我可看着呢,你就是慌,”琥珀叉着腰,“我想想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啊对了,就是之前太阳上出现赤斑的时候!从那之后你就一直心神不宁的……”

    这次高文倒是真的有点意外了,他上下打量了琥珀几眼:“你平常闲着没事一直观察我么?”

    “我哪有这闲工夫,”琥珀叉着腰,“但问题是你这变化压根瞒不过别人好么。事实上你那俩差了不知道多少辈的曾孙女也都发现了,不过她俩没敢问你罢了……”

    高文一愣:“是么?已经这么明显了?”

    在短暂的愣神之后,他忍不住开始反思起自己最近的心态变化,并考虑应该如何调整,而琥珀则捏着下巴想了一会,突然抛出一个问题:“你刚才说的天外来客是什么东西?”

    高文:“……”

    这家伙的反射弧怎么跟布朗运动似的忽长忽短的?刚才看她没反应还以为这家伙压根没关注这个词呢……

    就在这时候,高文视野的角落突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穿着粗布衣裙的小侍女贝蒂正颠颠地向这边跑来。

    小丫头跑到高文面前,使劲喘了几口气,然后眨巴着大眼睛愣头愣脑地说道:“赫蒂夫人请您过去。”

    “她有什么事?”

    贝蒂想了想:“忘了!”

    高文:“……”

    这时候琥珀突然注意到贝蒂手上空空的,忍不住好奇地问了一句:“你那口宝贝平底锅呢?”

    贝蒂仰着头,一脸认真地回答:“瑞贝卡小姐说这里是新家,到家了,我就把平底锅放厨房了。”

    跟着大家出门的时候要负责携带炊具,等到家之后就把东西放回厨房——这也是汉森太太教她的。

    而高文这时候则已经知道了赫蒂找他过去的原因。

    他已经看到那些出现在西边远处的人影。

    第二批人马……终于来了。            
为您推荐